木末鸮

【原创】向 第二话

第二话

——他只是站在那里,却让人想跪拜他,追随他。仿佛他生而为王。
——别让黑狗追上他。

凌晨两点,街上已经是少有人走。萧瑟的西风卷起几片落叶,虽刚入秋,夜晚的帝都,褪去了白日的繁华,尽是一片残破之景。

还穿着短袖哆哆嗦嗦走在大街上的沈真脑子里一片空白。背后的凉风一阵阵的吹,这让他对新工作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印象。

沈真是个普通的研究生毕业生,念的是冷门的法医专业,以致于他毕业后很长时间才找到第一份工作。和女朋友吹了的当天下午,他就收到了这份让他早上两点来报道的通知书。

看到报道时间的时候,他默默地蛋疼了。这个时间……怎么想怎么诡异。

他索性不想了,大脑一片空白的走在街上,好不容易找到地址的时候,他已经喝了一肚子的西北风。

国立公安刑侦四科。沈真默念着雕花的金色门牌。
眼前是一座有些年头的办公楼,楼前的大花坛里种着月季,众星捧月的围着一株风骚的向日葵。

沈真莫名觉得牙疼,不是很理解领导的审美。突然从灯火通明的办公楼和这柱向日葵间找出了相同点。
看了眼门口的传达室,沈真僵硬着身体走上前敲了敲窗户。

“您……您好,我、我叫沈真,今年二十三岁,研究生毕业,我……我是来报到的。”

戴着眼镜的老大爷从瞌睡中惊醒,眼皮也不抬的指了指身后的办公大楼。

“直接去那儿就行。”话刚说完就又趴下了。

“……”沈真无言以对。

悄悄推开大门,却不料发出“吱呀”一声巨响。沈真就在这样尴尬的氛围之中接受了所有人员的注目礼。他害怕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“呦吼,是新人啊!这么晚来真是辛苦了!”没有听到想象中的议论,沈真慢慢的睁开眼睛环顾四周。惊讶的发现除了自己面前端着一杯咖啡的男人,就没有其他人了。

“别看了,就我一个。值夜班的人本来就不多,等‘那位’过来我也要下班了。”男人打着哈欠解释说。

“走走走,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。”男人把咖啡杯往桌上一放,倦意一扫而光,兴冲冲的拉着沈真逛起了办公楼。

“一楼是办公区,也是平时案件受理的前台,解剖室在这边。二楼是食堂和吸烟区,三楼是大boss的办公室和会议室。”沈真在男人讲解的时候悄悄打量他。

男人个子和沈真差不多高,一头褐色卷毛打理得非常有型。相貌还算英俊,整个人看上去就是热情开朗,精明能干的类型。

“哦对了,你是学……法医专业来着吧?正好我们这有具尸体,放那儿好几天没人管了,你要不先练练手?”拍拍沈真的肩膀,男人大大咧咧的说。“太兴奋了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计羽裴,喊我大裴就行。主要负责黑客啊,做个小发明啊,兼职拼拼尸体之类的。”
沈真在计羽裴热情的招待下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应和着他点头。

“你别紧张,同事们人都很好。这不,赶巧了!你今天碰上和我们NO.3一起值班。不用紧张,咱领导没有一个不变态的……”计羽裴仍然滔滔不绝的说着,沈真却越听越不对劲。什么叫“没有一个不变态的”?他心里憋了一肚子问号,都没来得及问出口。

说话间,办公楼的门“嘭”的被撞开,一个人影不紧不慢的走向办公桌,每一步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,沈真不自觉的感到害怕。男人走到桌前站定,端起计羽裴刚放下的咖啡一饮而尽。这才抬头,正眼瞧了瞧沈真。

这男人相貌着实俊郎,个子高挑,浓眉,高鼻梁,漂亮的金色长发用丝带扎了个低马尾垂在脑后,罕见的金色虹膜仿佛有星辰涌动。只是太年轻了些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一低头一抬眼,每一帧都能截成壁纸。

他只是站在那里,却让人想跪拜他,追随他。仿佛他生而为王。

除了他手腕上缠着的绷带,散发出浓浓的中二病气息。

“Mr.金。”刚刚还和沈真有说有笑的计羽裴正色,行了个军礼。沈真不知所措,只好照做,动作却显得滑稽可笑。

“这就是新来的?”正在感叹生活不易的沈真突然被点名,吓了一哆嗦。

“是……是,我是沈真,今年二十三岁,我学的法医是专业,我……我是来报到的!”沈真已经被吓到语无伦次。

“长得还挺嫩……我是金·D·格雷。这样吧,大裴你明天带他去楼上问一下那位,给他安排个新手任务。”金点了支烟,交代了几句。想到了什么,他转头对着计羽裴,“那个工作狂还在加班呢?”说着指了指楼上。

“是啊,这个星期已经连着三天了。”计羽裴一拍脑门,大叫着说,“对了,你要的东西我又研发了个出来,你试试有没有效果。”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注射器一样的东西,交给了金。

金掐灭了烟头,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把针头往静脉里扎。片刻后,药液完全流入了身体,他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计羽裴期待的看着他。可是沈真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是个冷笑。

“恭喜了。”金淡淡的开口,计羽裴高兴的要上天,脸上的笑容还没摆到位,就被他下一句话打入谷底。“第三百个失败品。”

看着金笑意盈盈的脸,沈真悲哀的认识到这个领导是个腹黑。

“大裴不要灰心,再接再厉。先带新人熟悉一下环境,临走之前给楼上那家伙冲一杯咖啡,放点安眠药,注意别让他猝死就行了。”拍了拍计羽裴的肩膀,交代了一系列类似谋杀的任务,金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,显得平易近人。沈真不免有些好奇,他这个领导不会超过二十岁,如此年轻就在刑侦科工作,太不合理。

他今天见到的不合理的事只能更多。腹黑领导下一句话瞬间让他浑身发冷。

“嘿,小子,听说过吸血鬼吗?”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,金开口说道。

沈真两条腿发颤,快要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,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金漂亮的金色瞳孔变成了诡异的红色,仿佛滴着血。中枢神经已经控制不了身体的行动了。

“我可是很渴了呢。你的味道很香啊,让我尝尝看吧~”说罢揪住沈真的领子,拽到面前。沈真能感觉到那尖锐的獠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皮肤,背后一阵阴风吹过。沈真闭上眼睛,已经准备好等死了。旁边计羽裴的惊叫声是那么清晰。可是过了好一会儿,痛感也没有如期而至。

反倒是金眉头紧皱的“啧”了一声,双手插兜规规矩矩的站好了。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沈真……的背后。

“啊啊啊啊,我死了我死了!不要吃我我没洗澡!!啊啊!”沈真闭着眼睛大喊。

“哎呀呀,这不是我们兢兢业业的Mr.程吗?怎么这么小气啊,吸两口又不会死。”金舔了舔唇,挑衅的看向Mr.程,眼睛又恢复了金色。

“还真是辛苦你给我加班安排个娱乐活动啊,Mr.金。”Mr.程推了推眼镜,不甘示弱的回击。

沈真大着胆子感激的看向“救命恩人”。只见此人一身戾气,一丝不苟的深灰色西装衬出几分硬朗。严谨的三七分发型,黑框眼镜遮掩下的是一对剑眉和如墨双眸。可惜面瘫毁了这张俊脸。

“鄙姓程,程家睿,刑侦四科副科长,K.B.总话事人。这是我的名片。”他又推了推眼镜,“不好意思,御下不严,还望见谅。”

沈真憋了半天憋红了脸,最后气若游丝的来了句:“领……领导好。”

计羽裴赶忙凑到沈真耳边悄悄说:“在咱这儿,领导要叫‘Mr’。还有,K.B.才是咱这儿的大名,外头只是个牌子。”

“……”沈真点点头,不禁对这个热情的新同事产生了敬佩之情。

在这种鬼地方待这么久都没辞职这个忍耐力也是杠杠的!

“五险一金全部到位,每逢集体加班工资翻倍,奖金每月都有,包吃包住。”计羽裴笑得一脸灿烂,“这就是我为啥留在这儿的原因。”

沈真:“……”

Mr.程轻咳一声,打断了他们之间的窃窃私语。“阿金你先把上个案子的报告赶出来,明天报上去戳个章,案子就算结了。新人跟我来一下。”
转身想走,却被金拽住了胳膊。

“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?”金好像是在生气,却又极力克制着。

“凌晨两点四十五分整。”程家睿平静的说,仿佛他只是问个时间。

“你现在应该在家里,在卧室的床上!而不是坐在冷冰冰的办公椅上加班!”金原本清亮的少年音低了一个度。“你应该去休息。听话,阿睿。听话。”越到后面声音越轻,几近哀求。

“我说过,只要你身上再多一个伤口,我就一天不睡。”程家睿的眼睛里满是坚定,目光透过镜片射来,金心虚的移开了视线。

“我出外勤难免会受伤。”金倔强的顶嘴。

“那只能证明你还不够强。”说罢,程家睿挣脱开胳膊,转身上楼。

进入办公室,关上房门的一刹,沈真觉得自己仿佛进了狼窝。
Mr.程面朝落地窗,看着窗外的夜景陷入了沉思。
沈真一句话也不敢说,突然对自己的鞋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“沈真,你在学习法医之前还修过其他专业,是什么?”Mr.程开门见山。

“心理学。还有生物工程专业,我主攻的是基因变异。”沈真瞥见了桌上摊开的档案,最上面是他的资料。

“为什么最后选择当法医?”沈真没说话,只是觉得今晚的月光似乎太暗了点。

又是良久的沉默。只有月光和空气在密闭的房间里流动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“明天你将以转学生的身份进入海尔辛学院,高二D班。任务是协助Mr.金和风纪委员维持学校治安。”沈真态度立马肃穆,Mr.程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血气,“必要时,你拥有击毙罪犯的权力。”

“明白!Mr.程。”

沈真像打了鸡血一样热血沸腾的准备自己的第一份任务,随着被Mr.程下一句话出口,他就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别让黑·狗·追上他。”程家睿向沈真深深鞠了一躬。“以我个人的名义,拜托了!”

沈真清楚,这里的“他”除了Mr.金不会有别人。

“……我尽量。”要死啊!一上来领导就给他这么高难度的任务!我一点也不想看见那个非人类了啊啊啊啊!!!沈真心里抓狂。

待沈真出去后,屋子里回归了死寂。程家睿依旧痴痴的望着窗外的月光,手指抚上冰冷的玻璃,仿佛触摸到了他求而不得的冷月光。终是叹了口气,将自己埋入办公椅上,终于抵不住倦意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桌子上的相片倒映着月光。

有人悄悄地上楼,给他披了一件外衣。外衣上有淡淡的烟草味。温柔醉人。程家睿闻到熟悉的味道,放任自己坠入梦乡。

那人将相框倒扣在桌上,看向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。他轻笑,月光泛起了涟漪。

“晚安,笨蛋。”

评论